如果你愛他或恨他,就做他的阿司匹林吧
查看: 244|回復: 0

如果你愛他或恨他,就做他的阿司匹林吧

[複製鏈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懶
    2015-1-3 10:48
  • 簽到天數: 3 天

    [LV.2]偶爾看看I

    51萬

    主題

    51萬

    帖子

    646萬

    積分

    版區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6464864
    發表於 2018-7-30 17:47: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已經在藥學圈里風行這樣一句話︰假如你愛他,你就做他的阿司匹林,他將身處天堂;假如你恨他,你也做他的阿司匹林,他將身陷天堂。大意是阿司匹林療效好,但毒副感化也相當大!

    如果你愛他或恨他,就做他的阿司匹林吧

    300年傳奇€€€€阿司匹林

    假如要在眾多藥物中評一個畢生成就獎,阿司匹林絕對是熱門“人”選。它誕生于1899年,已跨越三個世紀。進入20世紀後,這一歷經烽火洗禮、好處紛爭的典範老藥沒有被其他藥物所取代,反而由於新的用處再次被天下所注視。問世100多年後的明天,它仍然是天下上利用最普遍的解熱、鎮痛和抗炎藥。阿司匹林,傳奇仍在繼續。

    在相當長的一個期間,阿司匹林幾近被以為是一種萬能藥︰頭疼腦熱、牙痛、胃炎等常見病都可以用它來治療。由于利用範圍廣,結果明顯,阿司匹林很是受接待,很快就暢銷列國,幾近家喻戶曉。阿司匹林也是最早請明星做廣告宣傳的藥品之一,中國影星阮玲玉的形象就曾出現在阿司匹林的廣告中。

    如果你愛他或恨他,就做他的阿司匹林吧

    柳樹被依靠離別之情,柳汁做藥更飽含愛意

    在現代,柳樹常被人依靠離別之情,如“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可是你曉得嗎,在現代,柳汁也被用來做藥。大約1500年前,人們就起頭用柳樹類動物的提取物€€€€自然水楊酸來治療疾病。古甦美爾人的泥板上就有用柳葉治療樞紐炎的記錄,古埃及最陳腐的醫學文獻《埃伯斯醫藥典》中也有對柳樹藥用代價的記錄。西醫學奠基人、古希臘名醫希波克拉底指出柳樹皮可以作為鎮痛藥物,



    當苦柳汁釀成了小藥片

    1753年,一位英格蘭牧師試著用柳樹皮來治療由瘧疾引發的高熱,結果出奇的好。不外,這類藥物間接來自柳樹皮,口感極苦。1853年,法國化學家熱拉爾初次用水楊酸鈉和乙 氯分解了阿司匹林,但純度不高。六年後,德國化學家科爾貝研討出一種新的分解法。同年,另一位德國化學家也用不異的方式分解了阿司匹林。難以下咽的苦藥汁被化學家們釀成了小小的藥片。至此,這類來自柳樹的動物藥釀成了可以經過野生分解來制取的化學藥€€€€阿司匹林。一家名叫“拜耳”的德國染料公司對阿司匹林的市場化起到了關鍵感化。PS︰拜耳公司最初並不看好這類藥。

    如果你愛他或恨他,就做他的阿司匹林吧

    為父親制藥,滿滿的父子情

    不景氣的德國染料業催生了拜耳公司藥物研討所。霍夫曼是研討所制藥部分的化學研討員,其父為治療風濕病持久服用水楊酸,對胃形成了很大危險,不能不停止用藥。為了讓父親獲得更好的藥,霍夫曼在嘗試室里不竭嘗試分解和水楊酸感化類似,且不傷胃的化合物。1987年10月10日,霍夫曼獲得了純度更高的阿司匹林€€€€抗炎鎮痛感化更強,同時沒有嚴重的腸胃副感化。但是,公司老板對峙以為一切水楊酸化合物城市對心髒發生副感化,不支持阿司匹林的進一步研討和市場化。為了證實阿司匹林沒故意髒毒副感化,霍夫曼的下屬愛亨橋羅恩以身試藥,還擅自送藥給醫生們。成果使人奮發,傑出的臨床結果讓老板改變了主張。

    新用處帶來的復興

    上市之初,為消除醫生們以為阿司匹林和水楊酸一樣會發生心髒副感化的擔憂,拜耳公司在標簽上明白標示︰“阿司匹林對心髒無毒副感化。”明天看來,這句話有一點多余。20世紀40年月,美國家庭醫生克萊溫發現一些患者手術後傷口很難愈合,這些人有一個配合點€€€€經常嚼一種含有阿司匹林的品味糖。他由此料想阿司匹林能夠具有抗凝血感化。嘗試證實他是對的。20世紀80年月,阿司匹林防備心肌梗死(心髒病)、腦血栓的感化被證實。1985年,美國人類健康辦事部部長暗示︰天天服用一粒阿司匹林,可以防備二次心髒病。爾後,服用微量的阿司匹林來防備心髒病的做法在臨床上日益普遍。

    阿司匹林的那些軼聞拾趣

    1、曾是一戰同友邦的戰利品

    1918年,第一次天下大戰竣事。由于德國地點的協約國敗北,德國拜耳公司的外洋資產(包括專利和商標)作為補償被英、法、美同等友邦獲得。“拜耳公司放棄Aspirin和 Heroin的商標利用權”被寫入《凡爾賽公約》。

    2、差點敗給海洛因

    霍夫曼不但分解了阿司匹林,還研制出了二乙 嗎啡(海洛因,那時作為藥用)。拜耳公司以為這是可替換嗎啡等致癮性麻醉品的巨大發現,應當大力推行,而毒副感化較大的阿司匹林則應當被棄捐。

     

                                                      
    標籤




    上一篇︰不通則痛,把全身關節打通會是怎樣的體驗
    下一篇︰保險杠一撞就碎,這塊塑料到底保護什麼?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