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SAKAI BBS 社區
查看: 122|回復: 0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複製鏈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懶
    2015-1-3 10:48
  • 簽到天數: 3 天

    [LV.2]偶爾看看I

    51萬

    主題

    51萬

    帖子

    646萬

    積分

    版區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6464864
    發表於 2018-7-17 20:26: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有人超級無私 有人無私到犯罪 他們大腦有啥分歧,

    我們大腦的毗連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憐憫心,而這也許是權衡善惡的關鍵。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2017年10月1日,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酒店舉行音樂節時代,槍手持半自動步槍在32樓開槍射擊,射出1000多發子彈。自2011年以來,大範圍公共槍擊事務變得加倍頻仍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2︰2012年12月14日,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學發生槍擊事務,6名工作職員和20名兒童喪生。此外,行凶者還殺戮了自己的母親。黌舍現在已經被撤除,看不出樣子,連旗桿也沒有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3︰1998年6月7日,德克薩斯州賈斯帕市的哈夫克里克路,白人種族主義者殺戮了非洲裔美國人詹姆斯€€伯德(James Byrd, Jr),伯德被綁在小卡車上拖著走,圖中是伯德尸體被發現的地方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4︰2016年6月12日,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的Pulse夜店發生9/11以來最嚴重的可駭攻擊事務,宣誓效忠ISIS的槍手攻擊了同性戀社區酒吧。在一周年數念日當天,悼念者返回現場。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5︰1999年4月20日,兩個十幾歲的男孩在科羅拉多州科倫拜恩高中制造槍擊案,致使13人滅亡24人受傷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6︰2017年8月12日,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據稱由納粹狂熱份子駕駛的汽車加速沖向抗議白人至上主義者會議人群,殺致使1人滅亡19人受傷,這名司機被控二級謀殺和其他罪行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7︰2017年5月26日,俄勒岡州波特蘭的好萊塢站,里克€€貝斯特(Rick Best)和塔里耶斯(Taliesin Namkai-Meche)在火車上由於2名女子辯解被刺身亡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8︰2015年6月17日,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伊曼紐爾非洲衛理公會教堂槍擊案形成9人滅亡3人受傷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9︰2012年11月6日,加州弗雷斯諾職場槍擊案,致使2人滅亡2人受傷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0︰2008年2月14日,伊利諾斯州德卡爾布大學槍擊案,5人滅亡18人受傷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1︰2012年8月5日,威斯康辛州的橡樹溪錫克教寺廟槍擊案,6人滅亡4人受傷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2︰2007年2月12日,猶他州鹽湖城Trolley Square購物中心槍擊案,5人滅亡4人受傷

    在伊利諾斯州奧本(Auburn)移動室第的廚房窗戶上,阿什利€€奧爾德里奇(Ashley Aldridge)可以清楚地看到大約100米外的鐵路道口。當這位19歲的母親第一次看到阿誰坐在輪椅上的漢子時,她剛剛給兩個1歲和3歲的孩子喂了午飯,並起頭洗碗,還有一大堆家務等著要做。偶然抬起頭,奧爾德里奇留意到輪椅並沒有動,它被卡在鐵軌之間。這名男人正在大呼拯救,一輛摩托車和兩輛汽車從旁駛過,卻沒有停下。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3︰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奧爾德里奇光著腳跑到鐵路口去救輪椅被困在鐵軌上的漢子。就在火車撞到他們之前,她努利巴他拉了出來。奧爾德里奇說:“我並不以為自己是個豪傑,但孩子們總是告說我是一個豪傑。我只是在幫助他人,我想這就是我的看法,由於假如那是我爺爺的話,我希望有人也能幫助他。”

    奧爾德里奇急忙跑進來,並讓鄰人照看她的孩子。然後,她听到火車鳴笛的聲音,鐵軌發出鏗鏘的聲音,表白火車正在駛來。奧爾德里奇赤著腳,沿著鐵軌兩側鋪滿礫石的小路上跑著。當她跑到阿誰漢子跟前時,火車間隔他們只要800米遠,而且仍然以近130千米的時速進步。

    奧爾德里奇沒能把輪椅移開,她用雙臂抱住漢子的胸部,試圖把他抬起來,但也沒能成功。當火車隆隆地向他們駛來,她猛地拉了一下。奧爾德里奇往後倒去,同時也將男人從椅子上拽了下來。幾秒鐘後,火車撞壞了輪椅,鋼鐵和塑料碎片灑滿了數百米長的鐵軌。

    2015年9月的阿誰下午,奧爾德里奇拯救的那名男人美滿是個陌生人。盡管她的生命遭到威脅,但她果斷拯救他人生命的決心使她顯得與眾分歧。奧爾德里奇勇敢救濟只是科學家們所謂的“極端利他主義”的一個例子,這是一種無私的行為,冒著小我遭到嚴重危險的危險去幫助那些與自己無關的人。

    無需感應希奇,有很多這樣的豪傑,比如以色列陸軍少校羅伊€€克萊因(Roi Klein),他為了救濟自己的戰友而撲在手榴彈上。還有里克€€貝斯特(Rick Best)、塔利耶斯(Namkai-Meche)以及米卡€€弗萊徹(Micah Fletcher),他們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火車上為兩個年輕女性(其中一人戴著頭巾)停止辯解。三人都遭到刺殺,只要弗萊徹幸存下來。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4︰為了幫助陌生人,弗萊徹和別的兩名男人在波特蘭市的通勤火車上為兩名婦女辯解,他們都遭到刺殺,兩人滅亡,弗萊徹頸部受傷。他說,他本能地想要幫助這些婦女。他小時辰被診斷得了自閉癥,常被人欺侮和毆打。他說:“假如你真的融入社區,那末每小我都應當相互支持。”

    這些高尚行為與人類犯下的其他可駭行為構成鮮明對照,比如謀殺、強奸、綁架、熬煎。想想看,2017年10月份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的曼德勒灣酒店(Mandalay Bay)32層,一位男人在村落音樂節上開槍掃射。3周後,官方公布的滅亡人數為58人,546人受傷。或想想刻毒的連環殺手,如南卡羅來納州的房地產掮客人托德€€科爾霍普(Todd Kohlhepp),他喜幸虧奇異的產物在線批評中留下謀殺線索,包括折疊鏟:“始終放入汽車中,以便用于隱藏尸體。”

    盡管這些可駭行為有些變態,但它們的發生常常足以提醒我們黑暗的真相︰人類的殘暴偶然讓人沒法描述。極端利他主義者和精神變態者是我們最好和最壞本能的例證。道德譜系的一端是犧牲、大方以及其他我們以為好的特質,而另一端則是我們以為邪惡的無私、暴力和破壞性沖動。

    研討職員說,這兩種行為的根源都始于我們曩昔的進化。他們假定,人類和其他很多物種,在更小的水平上進化出了相互幫助的願望,由於大型社會群體的合作對于保存是相當重要的。可是,由于群體內也需要爭取資本,是以危險甚至殺死對手的志願也相當重要。芝加哥大學社會神經學家讓€€德賽蒂(Jean Decety)說︰“我們是地球上最具社會性的物種,我們也是地球上最暴力的物種。我們有兩張臉,由於它們對保存相當重要。”

    幾個世紀以來,關于人類善與惡的起源和表示題目,也是哲學或宗教辯說的主題。但近幾十年來,研討職員在瞭解驅動善與惡的科學方面獲得了重猛停頓。兩者似乎都與一種關鍵的感情特質有關,即憐憫心,這是大腦感知他人感受的內在才能。研討職員發現,憐憫心是撲滅我們心裡憐憫之火的導火索,驅使我們去幫助處于窘境中的人。研討還發現,暴力、神經病態以及反社會行為都缺少憐憫心,這似乎是由于神經回路受損釀成的。這些新看法為練習計劃和治療計劃奠基了根本,它們都可以增強大腦的移情反應。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5︰菲尼亞斯€€蓋奇(Phineas Gage)及其額葉,首要幫助研討大腦是若何工作的。鐵路修建領班蓋奇在1848年的爆炸中幸存下來,他的左額葉上插入鐵棒。當他規復後,變得不再友愛和受人尊重,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當良性腫瘤在一個加拿大病人的額葉上發展時,他也履歷了類似的變化。在2016年腫瘤切除後,他的妻子告訴醫療團隊︰“感謝你們把丈夫還給我。”核磁共振掃描顯現了手術前後的腦部特征。蓋奇等案例有助于詮釋大腦結構若何指導社會和道德性為。

    研討職員曾以為,年幼的孩子不關心他人的幸運,假如你看到孩子發脾性,會相信這是個符合邏輯的結論。但比來的研討表白,嬰兒在一歲之前就會出現憐憫心。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心理學家馬岩€€戴維多夫(Maayan Davidov)和同事停止了一些研討,分析了孩子們目擊某人墮入疾苦的反應,包括抽泣的孩子、母親偽裝受傷等。

    成果顯現,即使在6個月大時,很多嬰兒就已經會用面部臉色往返應這些刺激,反應出他們的擔憂。有些孩子還表示出關心他人的姿勢,比如身材前傾,試圖與處于窘境中的人交換。在他們一歲的時辰,嬰兒也表示出試圖瞭解他們所看到的疾苦的跡象。18個月大的嬰兒經常把他們的憐憫心轉化成積極的社會行為,比如給孩子受傷的孩子以擁抱或玩具以示撫慰。

    但是,並非一切的孩子都是如此。在少數群體中,從生命誕生的第二年起頭,研討職員發現他們就會出現所謂的“自動漠視他人”行為。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研討員卡洛琳€€扎恩-沃克斯勒(Carolyn Zahn-Waxler)說︰“當有人報告說自己受傷時,這些孩子會嘲笑甚至報復他們,他們會以判定腔調說︰‘你沒有遭到危險’或‘你應當更謹慎’。”扎恩-沃克斯勒和她的同事、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心理學家Soo Hyun Rhee發現,這些孩子進入青春期後,他們很有能夠成長出反社會偏向,並墮入窘境。

    其他的研討則經干涉卷觀察來權衡青少年的麻痺不仁和缺少感情表達才能,比如在做錯事時能否會感應後悔。那些“刻毒無情”特征的人常常有頻仍和嚴重的行為題目,例如,在打架時表示出極端進犯性,大概破壞財富行為。研討職員還發現,其中有些青少年關極犯下了諸如謀殺、強奸和暴力搶劫等嚴重罪行。有些人成年後能夠會成為神經病患者,他們有著刻毒無情的心,會犯下使人沒法想象到的最可怕罪行。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6︰憐憫心分解︰操縱掃描技術,科學家可以識別大腦的某些部分。當我們憐憫他人時,這些大拿部位顯得非常活躍。經過連繫這些成果與其他發現,包括心理評價、基因測試等,研討職員正在起頭肯定哪些生物和情況身份會增強或腐蝕我們的憐憫心?

    假如作為精神變態行為焦點的憐憫心缺失可以追溯到蹣跚學步的時辰,邪惡能否存在于我們的基因中,就像DNA中勾引夏娃的毒蛇?答案不是“是”或“不是”。就像很多疾病一樣,天賦和後天都存在聯系。對雙胞胎的研討表白,有些幼童和青少年所表示出的刻毒無情特質,在他們遺傳的基因中獲得了很洪流平的提升。但是,在一項針對561名幼兒(母親都有反社會行為史)的研討中,研討職員發現,那些生活在缺少教化的收養家庭中的孩子,比在溫馨哺育情況的收養家庭中長大的孩子,更輕易表示出無情的感情特征。

    天生的基因致使缺少憐憫心的孩子更有能夠在未來生活中碰到窘境。倫敦大學學院研討心理學家埃希€€雷丁(Essi Viding)暗示︰“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你的孩子不像一般兒童那樣表達豪情,沒有任何憐憫心,這個孩子能夠在四周的人種引發分歧的反應,包括怙恃、教員以及同齡孩子中。固然,這些孩子中的很多人都生活在親生怙恃家庭中,所以他們經常會遭受兩重衝擊︰怙恃能夠對很多育兒使命的預備不敷,他們也不擅長移情,更不善于調理自己的情感。”

    2012年5月11日清晨,在英格蘭德比郡,消防隊員們竭盡盡力從著火的屋子中急救6名兒童。可是熱氣和煙霧很是激烈,當救濟職員終于爬上了他們正在睡覺的地方時,只要一個孩子還在世。兩天後,阿誰男孩也在醫院歸天了。警方思疑有人縱火,由於有證據表白火災是經過門上的郵件槽注入汽油激發的。

    當地居民籌集資金來幫助孩子的怙恃米克(Mick)和梅里德€€菲爾波特(Mairead Philpott)付出葬禮用度。在感激社區幫助的消息發布會上,菲爾波特雖然在哭,但眼中卻很少有淚水。發布會竣事後,菲爾波特就解體了,但德比郡的副警長對這類不自然的行為感應希奇。18天後,差人拘繫了菲爾波特和他的妻子。觀察職員認定,他們與米克的情婦同謀,自己縱火燒了屋子。法庭裁定三人犯有過失殺人罪。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7︰新墨西哥大學神經科學家肯特€€基爾(Kent Kiehl)發現精神變態者的大腦異于凡人。他掃描了4000多名犯人的大腦,並丈量他們大腦的活動以及分歧大腦地區的鉅細。他說,心理變態者在相互毗連的大腦結構中存在缺點,這些結構可以幫助處置情感、做出決議、控制沖動以及設定方針。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8︰在威斯康辛州的這個牢獄里,針對青少年暴力罪犯,一個項目正在幫助他們避免成為畢生罪犯。按照他們天天的行為,這些年輕人可以在第二天獲得某些特權,比如答應玩電子游戲。這類方式答應他們每24小時就能自我救贖。圖中,這名男孩拿著一張圖表,上面是他每周的均勻得分

    菲爾波特偽裝悲痛和毫無悔意是精神變態者的特征之一,這一類人在公共的想象中被視為邪惡的化身。精神變態者完全疏忽他人的感受,盡管他們似乎學會了模仿感情。新墨西哥大學神經科學家肯特€€基爾(Kent Kiehl)說︰“他們完全沒法表達類似移情、罪行或後悔的感情,他們和我們其他人完全分歧”。

    在曩昔的二十年里,基爾經過掃描犯人的大腦來摸索這類差別。在美國和加拿大的牢獄中,每5個成年男性中就有一個在精神變態方面得分很高。而在一般男性中,這個比例為1/150。基爾和同事們在拖車里安裝了核磁共振成像掃描儀,從2007年起頭,他們對4000多名犯人停止了檢測,丈量了他們大腦的活動以及大腦分歧地區的鉅細。

    在回憶早些時辰所看到的情感衝動話語,比如“疾苦”和“皺眉”時,與非精神變態的犯人相比,精神變態犯罪份子大腦的杏仁核(amygdala,情感處置的首要場所)表示出活動削減跡象。在一項旨在測試道德決議的使命中,研討職員要求犯人們評價屏幕上閃現圖片的進犯性,比如三k黨(Ku Klux Klan)的十字架熄滅或被毆打的臉。雖然精神變態罪犯的評分與非神經病犯罪者的評分並無分歧,但精神變態者在道德推理中起側重要感化的大腦地區不夠活躍。

    基于這些和其他類似的發現,基爾確信精神變態者在相互毗連的大腦結構系統中存在缺點,包括杏仁核和眼窩前額皮質,它們幫助處置情感、做出決議、控制沖動以及設定方針等。基爾說:“與其他犯人相比,在那些具有高神經病特征的個體中,這些結構中的灰質根基上削減了5%到7%。”精神變態者似乎經過利用大腦的其他部分來認知模擬真正屬于感情範疇的工具來填補這一缺點。也就是說,在我們都能感遭到對與錯時,精神變態者必須對其停止思考。”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19︰就像丈夫一樣,梅西€€尤因(Missy Ewing)向陌生人捐獻了自己的腎髒。她唯一的誇獎就是從捐錢中獲得的撫慰。她說自己的禮物是對她生活中所收到的愛的回應。研討職員發現,像尤因這樣的利他型腎捐贈者有更大、反應更靈敏的杏仁核,這使得他們對他人的情感加倍敏感。

    喬治敦大學心理學家阿比蓋爾€€馬什(Abigail Marsh) 19歲時,為了避免撞到一只狗,她的車在橋上打滑落空控制,最初停在了快車道上。馬什沒法啟動引擎,也不敢下車,汽車和卡車從旁邊奔馳而過。一個漢子停下車,穿太高速公路,幫助她策動汽車。馬什說︰“他冒著龐大風險跑太高速公路。除了他只想幫手,沒有此外詮釋。怎樣會有人去做這樣的事呢?”

    馬什的腦子里不竭地深思著這個題目。在喬治敦大學工作後未幾,她就思疑那名男人所表示出來的利他主義能否在某種水平上與精神變態行為相反。她起頭尋覓一群很是善良的人來研討,並以為無私的腎髒捐獻者會成為理想的對象。這些人挑選捐腎給陌生人,偶然甚至會招致經濟損失,卻得不到任何抵償。馬什和她的同事們從全國各地找到了19名捐贈者。研討職員給每小我展現了各類面部臉色的黑白照片,包括恐懼、憤慨以及中立臉色,並用核磁共振機掃描來繪制他們大腦的活動和結構。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20︰指導他人走向平安︰當查韋斯(Chavez)在拉斯維加斯音樂節上看到這名滿身是血的女子時,他意想到自己和女朋友都遭到了進犯。他幫助這名女子平安逃生,然後又看到了他們早些時辰見過的另一個觀眾。查韋斯說︰“我們的眼楮對視著,佈滿了恐懼。但我曉得自己必須留在那里幫助她。”他幫助多個因懼怕而癱瘓的人,並把他們推過柵欄。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21︰在他去上班的路上,威廉€€拉米雷斯(William Ramirez)從一位持槍男人的槍林彈雨中救出了一位邁阿密差人。他把車開到差人和槍手之間,開了一扇門,這樣差人便可以跳進去,然後敏捷跑到平安的地方。拉米雷斯說︰“我不能就這樣曩昔,不做任何事就去工作。差人總是冒著生命危險庇護我們。”

    當看到可怕的面部臉色時,捐獻者的右杏仁核反應比對照組更大。別的,研討職員發現,他們的右杏仁核均勻比對照組大8%。之前對精神變態者停止的類似研討發現了相反的成果︰在精神變態者的大腦中,杏仁核的感化更小,在對受驚的面孔做出反應時,其活性也比對照組小很多。馬什詮釋道︰“恐懼臉色引發關注和關心。假如你對這類臉色沒有反應,你就不太能夠對其他人有暗示出關心。而利他型腎髒捐獻者似乎對他人的疾苦很是敏感,恐懼是最嚴重的壓力,能夠部分是由於他們的杏仁核比均勻水平要大。”

    天下上大大都人既不是極端利他主義者,也不是精神變態者。在任何社會中,大大都人凡是不會對他人停止暴力行為。但是,也有種族滅絕構造,包括以種族、民族和宗教為主旨的社會團體,對其他群體停止了狠惡進犯。德國納粹的毒氣室迫害了數百萬猶太人,盧旺達胡圖族的極端份子揮舞著砍刀屠殺了幾十萬圖西人和胡圖人,伊斯蘭國家可駭份子屠殺伊拉克雅茲迪人,諸如此類的事務供給了可怕的證據,證實邪惡可以控制全部社區。”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22︰芝加哥整形外科醫生薩默€€阿塔爾(Samer Attar)曾前往伊拉克、約旦和敘利亞充任自願者,為沖突地域的病人治療。和其他極端利他主義者一樣,他冒著生命危險去拯救他人。當阿勒頗在2016年被圍困時,他是最初一個分開的美國醫生。

    20世紀60年月,耶魯大學心理學家斯坦利€€米爾格拉姆(Stanley Milgram)曾做過著名的稜鏡嘗試,我們可以部分地瞭解知己聲音是若何對種族滅絕兵士發生影響的。在這些研討中,受試者被要求在另一個房間里給沒有正確回答題目標人發送電擊,每次回答毛病城市增強電壓。受試者在嘗試中飾演了一個嘗試者的腳色,他們凡是會把電擊的頻次調高到危險的高壓水平。這些電擊不是實在的,受試者听到的疼痛哭聲也是預先錄制的,但受試者只在事後才發現。?

    美國國務院前官員、努力于避免大屠殺的非營利組Genocide Watch開創品德里高利€€斯坦頓(Gregory Stanton),已經肯定了能夠致使其他正直人犯下謀殺罪的狀態。當蠱惑民氣的帶領人將方針群體界說為“另一個”,並宣稱其成為支持者好處威脅時,這一切就起頭了。輕視隨之而來,很快,帶領人將他們的方針描寫為“次等人”,削弱了地點群體對“另一小我”的憐憫心。

    接著,社會變得兩極化。斯坦頓暗示︰“那些策劃種族滅絕的人說︰‘你要末支持我們,要末否決我們。’”。接下來是預備階段,種族滅絕的締造者們制定了滅亡名單,貯存兵器,並計劃若何履行這些屠殺。群體內部成員偶然被迫搬到窮戶區或集合營。然後大屠殺起頭了。

    很多行凶者仍然沒有遭到良知的訓斥,不是由於他們沒有才能去感受(就像心理變態殺手一樣),而是由於他們找到了使殺戮公道化的方式。新罕布什爾州基恩州立大學種族滅絕學者詹姆斯€€沃勒(James Waller)說,他發現“人類思維中使人不成思議的才能,可以為最糟糕的行動尋覓捏詞。”在盧旺達種族屠殺時代,有些人甚至把孩子們都砍死,甚至是他們自己熟悉的孩子。沃勒說,他們的來由是:“假如我不這樣做,那些孩子長大後就會返來殺我。這是確保我的群眾平安和保存必必要做的。”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23︰當6歲女兒阿維勒(Avielle)在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中喪生後,杰里米€€里奇曼(Jeremy Richman)以她的名義創建了基金會,他說這是為了避免其他人蒙受這類可怕的心酸。這個基金會支持大腦研討,將暴力視為一種疾病。它位于已經封閉的費爾菲爾德山醫院原址上,這里已經安置很多危險的神經病患者。

    我們憐憫和指導憐憫的才能能夠是天生的,但它不是不成改變的,這兩種情況都不偏向于在童年期間培育出精神變態和反社會的性情。近年來,研討職員已經證實了將邪惡消滅在抽芽狀態、以及增強我們積極的社會本能的可行性。威斯康辛州門多塔青少年治療中心的一項測試表白,避免暴力少年釀成畢生罪犯的能夠性已經存在。該中心關押著很多重罪犯,但更多以神經病醫院狀態運營。這里的青少年已經有很長的犯罪歷史,並成為他人的威脅。

    高級心理醫生邁克爾€€考德威爾(Michael Caldwell)說︰“這些人本質上已經離開了人類種族,他們與任何人都沒有聯系,而且他們與一切人都處于一種實在的匹敵姿勢。”。該中心試圖建立與孩子們的聯系,盡管他們有進犯性和反社會行為。甚至當犯人向工作職員身上拋擲糞便或噴霧劑時,工作職員也會人性地看待他們。

    孩子們天天在一系列行為評定量表上評分。假如他們做得好,他們會在第二天獲得一些特權,比如玩電子游戲的機遇。假如他們表示欠好,比如說介入打架,他們就落空了特權。中心主任格雷格€€範€€里布魯克(Greg Van Rybroek)說,重點不是賞罰欠好的行為,而是嘉獎好的行為。這與大大都懲教機構分歧。隨著時候的推移,孩子們起頭表示得更好。

    這些孩子“刻毒無情”的特徵削弱。他們改良控制情感和控制暴力沖動的才能似乎已經超越了門多塔的高牆。該中心的研討發現,在該項目中接管治療的青少年在開釋後的兩到六年內,重新犯下暴力罪行的比例要比其他地方低很多,水平也輕很多。里布魯克暗示︰“我們沒有任何魔法,我們現實上締造了一個系統,它從年輕人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天下,並試圖以一種公允、分歧的方式來打破他們的桎梏。”

    在曩昔十年里,研討職員發現我們的社會大腦是可塑的,甚至在成年期也是如此,我們可以被培育成更善良和大方的人。德國萊比錫馬克斯€€普朗克人類認知和腦科學研討所的社會神經科學家塔尼亞€€辛格(Tania Singer)率先研討了這一現象。

    研究發現,大腦的連接方式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同情心

    圖24︰甦€€克萊伯德(Sue Klebold,左)是迪倫€€克萊伯德(Dylan Klebold)的母親,後者是1999年在科羅拉多州哥倫拜高中制造槍擊案的兩名青少年之一。克萊伯德寫下了自己的履歷,並將收益捐給心理健康慈善機構。她已經飾演起科尼€€桑德斯(Coni Sanders)母親的腳色,後者的父親在大屠殺中喪生。但是多年來,桑德斯對克萊伯德撫養一個殺手兒子感應憤慨。但她盡力培育自己的孩子幫助她瞭解了克萊伯德。她說:“倘使有人的疾苦比我更大,那就是她。”

    辛格和同事們發現,憐憫心在大腦中利用了分歧的收集,可以致使積極的社會行為,但大腦對另一小我的移情反應偶然會發生移情壓力,這是一種悲觀反應,使旁觀者想要闊別患者,以連結他或她的幸運感。

    為了增強憐憫心,將對他人疾苦的認識和對減輕疾苦的渴望連繫起來,辛格和同事們已經測試了各類練習結果。一種著名的活動源于釋教傳統,包括讓被試者去冥想所愛的人,例如怙恃或孩子,將暖和和善良指向那小我,並逐步將一樣的感受延長到熟人、陌生人甚至是仇敵身上,不竭擴大愛的圈子。辛格的研討已經表白,那些接管過這類形式的仁愛冥想練習的人,即使是幾天也會發生更富憐憫心的反應,比如旁觀那些蒙受情感困擾的人的短片。

    在另一項研討中,辛格同事們經過電腦游戲測試了仁愛練習的結果。在電腦游戲中,受試者指導電腦屏幕上的虛擬腳色經過迷宮尋覓寶箱,並在路上翻開大門。他們也可以挑選為其他尋覓寶藏的腳色翻開大門。研討職員發現,接管過憐憫練習的受試者比對照組的受試者更願意幫助其他腳色,這些人就像現實中的陌生人一樣。

    我們也答應以塑造我們的大腦,讓它變得更無私,這對社會來說是一個龐大的展望。辛格以為,讓未來更近的一種方式是在黌舍里停止憐憫培訓。成果能夠打造加倍善良的天下,更多像阿什利€€奧爾德里奇這樣的人。在這個天下里,極端利他的善良不再罕有,而是會成為人類的一種決議性特征。

     

                                                      
    標籤




    上一篇︰路易小王子受洗照上,你或許錯過了夏洛特公主這個超有愛行為
    下一篇︰久保新短篇漢化完成!尸魂界西區背景確定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