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同性戀泛濫 科學家︰都是因為愛-SAKAI BBS 社區
查看: 222|回復: 0

動物同性戀泛濫 科學家︰都是因為愛

[複製鏈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懶
    2015-1-3 10:48
  • 簽到天數: 3 天

    [LV.2]偶爾看看I

    51萬

    主題

    51萬

    帖子

    646萬

    積分

    版區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6464864
    發表於 2018-7-17 15:29: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灰雁是一類忠于戀愛的動物,它們平生凡是只與同一只灰雁組成朋友。使人驚訝的是,20%的雄性灰雁都是同性戀。

    在動物王國,同性戀現象普遍存在。這一看似晦氣于物種延續的行為,為何在分歧的物種中頻仍出現?這一行為出現的緣由是什麼,它對于個體及種群有著怎樣的意義?

    在動物界中,很少有誰能比灰雁加倍忠貞了。絕大大都灰雁都是一夫一妻制,成年後,它們經常只與同一只灰雁廝守到老,在隨後的10余年中共度余生。只要在原配歸天後,灰雁才會尋覓新的朋友。

    灰雁對戀愛的固執令我們贊嘆,而加倍使人驚嘆的是,很多雄性灰雁的朋友都是同性。

    動物同性戀泛濫 科學家︰都是因為愛

    按照一些研討的統計,20%的雄性灰雁都是同性戀。固然,從始至終都是同性戀的灰雁比例沒有這麼高,由於一部分灰雁在原配歸天後,會從同性戀改變成同性戀,或是從同性戀釀成同性戀,這些個體都包括在20%的數據中。

    究竟上,不可是灰雁,還稀有百種動物也存在同性戀的現象。這令一些動物學家困惑不解︰生殖是演變的驅動力,大大都動物都需要依靠兩性間的連繫來發生後代。

    從這個角度來看,同性戀對于物種的繁衍而言,似乎是很是晦氣的,但我們看到的是,這一現象在動物界普遍存在。

    必定產物亦或偶然事務?

    假如用科學的角度來分解這個題目,我們想曉得︰動物間的同性戀行為,如維也納大學的行為生物學家Kurt Kotrschal所言,是“自然界的某種穩定挑選,還是腦部發育不成避免的產物”?同性戀是在演變這場盛大儀式中發揮了某些重要感化,亦或僅僅是忽然出現的產物,並延續至今?

    對于這些題目,科學家們沒法給出一個簡單的答案。即使是研討灰雁數十年的Kotrschal,也不敢判定。Kotrschal在一家以著名動物學家Konrad Lorenz的名字命名的研討站工作,而Lorenz最著名的研討,正是以灰雁為嘗試對象。

    動物同性戀泛濫 科學家︰都是因為愛

    在Lorenz看來,同性戀行為是成心義的。“我們肯定,每一種天性對于保存而言,都有著怪異的代價,”他在1963年的著作中,詮釋了當兩只雄性灰雁結成朋友時,為何經常能在種群中佔據上風。

    Lorenz繼續寫道,這些同性戀雄雁的優越性反過來吸引雌性灰雁與它們快速交配,隨後它們再次回到同性朋友身旁。

    依照這一詮釋,同性戀反而促進了生殖率的提升。

    固然,這只是其中一種能夠的詮釋,其他科學家也提出了分歧的概念。有人以為,同性朋友能夠實行了一些重要的社會職責,例如幫助其他灰雁撫養其幼崽,或是保護種群,避免天敵入侵。這類犧牲自己、幫助其他具親緣關系的個體的戰略被稱作“親緣挑選”

    親緣挑選最典型的案例是工蜂,它們放棄了生殖,為全部群體的食品而辦事。

    在Kotrschal看來,這類詮釋建立的能夠性不大。在灰雁種群中,人們並沒有找到同性朋友幫助自己支屬的明顯證據。固然,這類幫助也能夠以其他更加奧妙的形式展現。又大概,是動物感情系統中不成避免的副產物,鞭策了雄性間的戀愛︰只要當某些物資過量時,才會出現同性戀。

    人們留意到,同性戀行為出現較頻仍的物種具有一種共性︰怙恃的職責多集合在父方或母方,而另一方則有較多的閑暇時候。有人以為,這也許是同性戀起頭出現的緣由。

    在灰雁種群中,同性戀的比例似乎與性別比例存在相關性。假如雄性數目遠多于雌性,一些雄性就會相互結成朋友。在社會品級森嚴的物種中,單身的個體味被壓榨,處在社會下層,為種群尋食。

    在這類情況下,與同性結成朋友要好過單身。依照這類詮釋,同性戀是社會性與合作的副產物。

    Kotrschal寫道,分歧性別演變出的擇偶目標,也能夠是同性戀出現的一個重要身份︰對于一些動物,一段關系的質量,要比性別自己更重要。

    性取向的多樣性

    動物界同性戀出現的真正緣由,能夠就隱藏在上文的某一條詮釋中,也有能夠是其他未知的身份。它們的順應性一樣具有多樣性︰同性戀行為出現在動物王國的眾多角落里,它們有著分歧的起源,經過了無數次的演變。

    “在我看來,我們沒法為分歧動物的同性戀行為找到一個首要的,甚至同一的詮釋,”加拿大萊斯布里奇大學的Paul Vasey說,“斟酌到分歧物種怪異的演變歷史,我們明顯需要分歧的詮釋。”

    在灰雁中,同性戀行為只在雄性中出現;而在另一類鴨科物種€€€€加拿大雁中,雄性與雌性均能與同性組成朋友。能夠多達30%的加拿大雁個體都有同性戀偏向。(由于加拿大雁的性別難以區分,凡是只要專門研討該物種的人材能予以區分,這能夠致使數值被低估。)

    動物同性戀泛濫 科學家︰都是因為愛

    英國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的動物學家Claudia Wascher以為,與個體的色彩、身高檔特征分歧,性取向不是簡單的遺傳,子代中同性戀個體的比例也不是牢固的;相反,如同其他性情特征,成為同性戀的幾率因個體而異,社會、情況都能夠對這一幾率形成影響。

    Wascher將烏鴉作為典型案例,來說明看似天生的行為特征,也能敏捷發生改變。在歐洲絕大大都地域,兩只烏鴉結伴,成為兇惡的領地保衛者。

    但在西班牙北部,由于這里食品充沛但能建窩的地址很稀缺,這些烏鴉組成大型、合作的哺育團隊。

    當我們將瑞士的烏鴉蛋放進西班牙北部的烏鴉窩中,或是按相反的偏向輸送,這些烏鴉誕生後立即采用了新烏鴉種群的生活方式。

    “同性戀行為能夠與之類似,”Wascher說。我們甚至可以想象,分歧的情況對物種同性戀的比例發生影響。一些風趣的研討能夠會隨之出現,例如在城市、村落情況,別離對灰雁的性行為發生什麼樣的影響。

    固然,對動物個體而言,決議它們性取向的不是復雜的演變,而是吸引力。不管是同性戀還是同性戀,都在某些感情、履歷的指導下,組成特別的紐帶。正如Wascher所言︰“愛,就是愛。”

    動物同性戀泛濫 科學家︰都是因為愛

     

                                                      
    標籤




    上一篇︰科學家發現在死後五分鐘內大腦依然活動
    下一篇︰研究人員探測到宇宙第一顆恆星的信號
    Free counters!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